仅6个月聚辰股份财报就巨变:三年归母净利少近6000万
时间:2019-11-06

  仅仅6个月,新太阳城网站聚辰股份财报就巨变:三年归母净利突然少近6000万

  来源:IPO日报 

  原创: 邹煦晨 

  10月30日,聚辰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聚辰股份”)将上科创板审议会。

  然而在首次申报后仅6个月,聚辰股份就大幅调整财务数据,归母净利润三年减少近6000万元。

  IPO日报发现,这与被证监会不予注册的恒安嘉新和首家上会被否的国科环宇有着类似之处。

  那么,聚辰股份能否成功闯关科创板?

  01

  归母净利润“巨变”

  据了解,聚辰股份的主营业务为集成电路产品的研发设计和销售,并提供应用解决方案和技术支持服务。公司目前拥有 EEPROM、音圈马达驱动芯片和智能卡芯片三条主要产品线,产品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液晶面板、蓝牙模块、通讯、计算机及周边、医疗仪器、白色家电、汽车电子、工业控制等众多领域。

  此前,聚辰股份报送了科创板申报稿,申报稿于4月3日公示。

  申报稿显示,2016年-2018年,聚辰股份的营业收入连续增长,分别为3.07亿元、3.44亿元、4.32亿元,2018年的收入相较2016年增长40.72%。同一时间段内,聚辰股份归母净利润增长更快,分别为3467.25万元、5743.07万元、1.03亿元,2018年相较2016年增长198.14%。

  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聚辰股份归母净利润更是分别提升至6388.05万元、7810.54万元、1.01亿元,其2018年相较2016年增长57.55%。

  (聚辰股份业绩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以申报稿的业绩来看,不管是扣非前还是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增速,均快于营业收入的增速。

  然而仅6个月后,在聚辰股份10月20日公布的上会稿中,公司归母净利润发生“巨变”。

  上会稿显示,在营业收入未变的情况下,聚辰股份2016年至2018年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511.92万元、2488.22万元、7611.53万元,相较申报稿分别变化44.67万元、-3254.85万元、-2725.71万元,合计减少5935.89万元。

  也就是说,除2016年的归母净利润略微增加外,公司2017年和2018年的归母净利润均显著下降,特别是2017年。

  同时,聚辰股份2016年至2018年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也发生变化,分别为4069.46万元、6583.01万元、9534.63万元,相较申报稿分别减少2318.59万元、1227.53万元、529.49万元,均发生“缩水”。

  (聚辰股份业绩摘要,数据来源:上会稿)

  02

  理由能否“打动”上市委?

  那么,为何短短6个月内,公司的业绩就发生如此巨变?

  对此,聚辰股份给出的理由为出于谨慎考虑,对股份支付费用进行调整。

  聚辰股份于上会稿中表示,公司股份支付对应股权公允价值,参考立信评估师出具的相关评估报告予以确定。立信评估师结合多个因素,对公司预测期经营业绩做出了谨慎预测,而由于公司的收入迅速增长,使相关业绩预测与实际业绩存在较大偏差。为了更谨慎地对股份支付费用进行计量,公司对股权公允价值进行了调整,相应调整报告期各期的股份支付费用。

  需要指出的是,聚辰股份的这种“谨慎”或许来源于上交所,毕竟上交所在前四次问询中均问及聚辰股份的股份支付问题。

  在6月3日的问询函中,上交所直截了当地询问,股权估值报告中业绩预测、折现率等参数设定及确定依据是否合理,评估值及公允价值是否较低,对应股份支付费用的确认金额是否准确。

  在7月17日的问询函中,上交所第四次问询股份支付问题,并要求聚辰股份应按照企业会计准则规定的原则确定权益工具的公允价值。另外,上交所还要求公司整理提供股份支付涉及的全套材料,包括董事会、股东会决议及其附件、增资协议及评估报告等。

  有意思的是,虽然聚辰股份在这四次问询中均给出了众多的解释,来说明其合理性。但7月23日,聚辰股份召开第一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以会计差错更正的方式对财务报表进行追溯重述。

  03

  两公司因此被否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少有被否决的科创板企业,恒安嘉新和国科环宇的“折戟”均与财务数据变动较大有关。

  恒安嘉新是科创板首家被否企业,公司被证监会否认的原因主要有两个,其中一个便是财务数据变化较大。

  7月2日,恒安嘉新公布上会稿,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由6.25亿元“缩水”至4.88亿元,归母净利润由9664.35万元猛降至1837.18万元。

  对于上述业绩“巨变”,恒安嘉新的理由也为基于谨慎性原则。

  恒安嘉新表示,公司2018年12月28日-29日签订、2018年当年签署验收报告并确认收入的4个项目合同,2018年底均未回款、且未开具发票,实际回款情况与合同约定存在较大差异且金额影响较大。基于谨慎性原则,经公司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将上述四个合同收入确认时点进行调整。

  不过,恒安嘉新的理由并没有“打动”证监会。

  证监会认为,恒安嘉新将该会计差错更正认定为特殊会计处理事项的理由不充分,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公司存在会计基础工作薄弱和内控缺失的情形。

  无独有偶,首家被上市委否决的国科环宇曾被上市委提出三大问题,其中一项也是业绩“巨变”。

  北京产权交易所3月15日公告显示,国科环宇增资项目正式挂牌。截至2018年12月31日,国科环宇资产总计2.2亿元,营业收入1.81亿元,净利润超2786万元。

  对比科创板申报稿,国科环宇总资产减少674.62万元,营业收入相同,净利润减少一半多(科创板申报稿中2018年净利润为1215.58万元)。

  国科环宇在此后的公告中进行了解释,差异来源一是北交所挂牌时采用了母公司报表数据,二是本次编制申报有多个科目进行了审计调整。

  不过,国科环宇科创板申报稿中,公司母公司报表的净利润为1790.53万元,仍与北交所数据相差995.91万元。

  为此,上市委要求国科环宇进一步说明,公司2018年对以前年度的企业所得税进行重新申报的具体时间以及原因,和短时间内财务数据存在重大调整、母公司报表净利润存在995.91万元差异的原因。另外,以上事项是否反映内控制度不健全、会计基础薄弱。

  可以看出,财务数据“巨变”或为监管层关注的重点之一,且还可能涉及内控制度是否健全,以及会计基础工作是否薄弱。

  关于是否因为上交所四次问询股份支付,聚辰股份才进行差错更正,IPO日报向公司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回复。